我是AD。
兴趣使然的写手。
全龄农民。

死了 死了 写不动了 画不动了 剪不动了

IOC结巴 社团答辩PPT没做 Geo没听过课 N1一眼没看过 药还吃完了

可菜就是菜 哪来的借口 大家面对的东西都差不多的

死了 死了 生存的热情被生活扔了

[アンジャッシュ]全無喜怒哀樂

就前几天还在干这个呢 嚯 想得可真美
个么今后也没可能往下写了 自己马一个
ご結婚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EIDIE:

*小半年前写的 当时是想试试放空大脑写アンジャ看看会是什么风格 结果超意外的



在認識的構成作家的婚禮上發表演講前坐在台下,児嶋一哉,芸歴23年,還是無法抑制地緊張起來。他把手伸進西服口袋掏煙,被相方拽住手臂留在了座位上。


「真心請別。人家婚禮半路走掉這種事,再說待會在台上身邊又會飄來很大煙味啊。」


「我不是緊張嗎。」


他已經坐下了,嘴上卻習慣性地明知必輸無疑地漏出來幾個微弱的反駁的音節。


「若手か...

写手问卷

⚠️话唠注意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由吧。
AD 单纯因为英文名是Adele


2.当写手多久了?
从第一次写BL开始算六年了耶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按照有公开的统计 所有圈加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30w 目前这个圈大概5w都不到吧(
阳痿得可以((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已经忘了当初在想什么了 现在单纯因为只能自耕+不写手痒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小学四年级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根本不知道在哪了 不过考虑到我半年前的很多东西现在读都想自尽 嗯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很难归类
RPS全凭感觉(基于面...

[仓亮]なべ

想起来这个 趁冬天还没结束赶紧甩上来


なべ


*大倉忠義×錦戸亮

*幼稚兮兮 磨磨唧唧  女々しい


文/AD


当大仓忠义和锦户亮在店里等了半小时安田章大也没有出现时,他们才知道自己被摆了一道。

妈的安田。

锦户亮一口喝完杯里仅剩的乌龙茶,抓起包要买单走人,大仓忠义说点菜吧,我俩吃。

锦户亮在面部努力放大自己“我是不想跟你吃的但没办法是你要求的”的情绪,然后坐下了。


——他俩吵架了。


大仓忠义打开菜单,在心里为自己刚刚的云淡风轻加一分,习惯性地...

[仓亮]BLACK BANANA - 04下

 
我猜你们一直当我是个每半年上来集一次气从来没有哪次真正集到气的弱智
考不好就算了 说要更文从来都跟放屁一样(
 
再甩个3k字上来吧 
 
→全文这里
看了04上不想再从头来一遍的:
→04下这里
 
哦对了 最近留意了一下一些人的雷点问卷 发现好多姑娘其实吃不了MB/援交梗的啊……
嘘やん...
 

[仓亮]BLACK BANANA - 04上

爸爸今天过生日 心情好 更点恶俗流水账

没肉 肉还要再改改

夸我。


HERE


[仓亮]BLACK BANANA - 03

*还真更了 我还是我吗

*写不顺 改了一礼拜咋改都不顺 不想管了

*不好意思写作的途中笔者的文风发生了三段式的无法逆转的巨变 主要因为我爬了一次欧美又爬回来 有人要跟我聊聊Stony或Napollya吗((

这里

[TORN]比巴卜

我的宇宙第一好看的小女神  @叉叉大魔王 

吃醋忘了,羞羞倒是做到了。

尝试了下一直想写的青春期的骚动。

结果写出两个满口垃圾话的屁孩不说,充其量算个中二病的蠕动。

叉我对不起你。额,你生日早过了。生日快乐。


*完食感谢

*标题的意思还真就只是泡泡糖而已诶有没有。

*我努力在羞羞里拉了感情线。我真的很努力。(。

*再来一遍。我叉生日快乐,新的一岁文风和脸也要继续可爱!高考加油!


Dazed and Confused 


*torn组无差

*没文可更就更点意识流,预警

*建议以BGM送服


文/AD


锦户亮看着大仓忠义抬着头在高处的柜子里翻找时舒展的肩颈和手臂,突然想起自己20出头时交往过的一个常年散发着一股撒隆巴斯味儿的舞蹈科的女学生。


她柔软的腰,修长的脖颈,高潮时绷起的脚背,全身上下演绎着一个词叫ballerina。

即使是在长成了可笑的大人,总爱嫌弃自己记忆的今天,关于她的视觉层面的记忆也依旧是美得自带滤镜、滤得快要过曝的。

她和锦户亮初次见面时,穿着印有芭蕾舞鞋的紧身T-shirt...

[気まずい]Brutal Affections

来自 @明野Umbra   的点梗


*Ace×Arsenal(8uppers)

*一篇针锋相对的(?)流水账

*原创角色的第二人称视角


文/AD


当你看到眼前的那双没系鞋带的(原本大概是)白色的帆布鞋,拖着地,一跳一跳地向你靠近时,你知道这走路的方式一定是Ace,于是你把匍匐在巨大的乌木办公桌下的身体又往里缩了一点。

那双鞋绕过了办公桌,顺手抄起了桌上一点什么而没有发现你。

“哦哟Toppo的DS在这。”

你听见了游戏机打开的声音。

“他人在哪,我要把他存档删掉。”

然后你看到那双鞋走到沙发跟前,扑通一声重重地...

[気まずい]TEMPER(中)

*Arsenal×Ace(8uppers)

*继续填不知道哪年的老坑 上一章→  TEMPER(上)

*装逼失败写出了少女Arsenal和心智发育不完全Ace 请避雷

 

文/AD

 

 

那之后Arsenal连着好几个星期都没怎么和Ace说话。

Ace的作息和思维本来就异于常人,要不是自己千方百计配合着他,不露痕迹地寻求相处的机会,哪怕共处一个屋檐下好几天不见也是正常的事。

何况他现在完全不知道怎么面对Ace。

不就是几个星期不说话嘛,不就是他去陪Eito玩不陪我玩了嘛,大老爷们的还非得天天腻在一起?...

[仓亮]喜欢上了楼下住的大叔怎么办/2

*大仓忠义×锦户亮
*年龄操作有(高中生×社会人)
*原创角色视角,请注意避雷
*有大量原创角色→仓&亮的描写,请注意避雷

*比上一章还要不好笑

文/AD
 

【情感】喜欢上了楼下住的大叔怎么办。

No.111 楼主

早上好 我昨天晚上太兴奋了差点失眠
现在要出门了 好紧张
 

No.112 名無しエイタ

今天要打招呼了是不是!不要怕!楼主加油哦!!

No.113 名無しエイタ

加油!这是攻略的第一步啊!
 
 ...

[仓亮]喜欢上了楼下住的大叔怎么办/1

*大仓忠义×锦户亮
*论坛(2ch揭示板)体,但是不好笑
*年龄操作有(高中生×社会人)
*原创角色视角,请注意避雷
*有大量原创角色→仓&亮的描写,请注意避雷

文/AD

【情感】喜欢上了楼下住的大叔怎么办。

No.0 楼主

如题。
是说,怎么办啊——?


No.1 名無しエイタ

……蛤?


No.2 名無しエイタ

等等……蛤?


No.3 名無しエイタ

楼主你是认真的吗……?
………………大叔吗?!


No.4 名無しエイタ

……发表冲击性的言论之前请好歹给个前提?!???...

[仓亮]自己的恋人是智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大仓忠义×锦户亮
*知乎体
*厕所读物,千万不要认真
*不好笑

文/AD

Q:自己的恋人是智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秋葵炒饭

最近经常被恋人说是个智障,我很在意他到底是什么感受。

---------------------------------------------------------------

Boy of Sea-LGBT情感专家

谢邀。
“BOS聚聚到底是不是单身?”这样的帖子知乎上也有不少了。
正好借这个机会说一下,我不是单身。
既然题主问了,又有人邀请,我就来讲几个我的故事。
先说说我在大学...

文风挑战问卷。

写完去找了点前人的问卷来看,发现自己似乎理解错了。

嘛算了,知道自己智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总之我脱裤子放屁地给自己找了个命题。


----------------------------------

关于“自己惯有文风”这格有点东西想解释一下。图里写不下。

这一格我写了超久,因为觉得怎么写都不像我。

后来写成了这种KUSO形式的反面乌托邦(梦境),才觉得和我平时的尿性有点接近了。

然后阿烤梦里JHL在弹的那把吉他,是我认为的阿烤心目中的最适合JHL的吉他。我还专门去给它查了个很长的汤姆苏名字,感觉这种的会很对阿烤胃口。

此处仓担可将我拉黑。

我相方说,这...

[仓亮]BLACK BANANA - 01

*大仓忠义×锦户亮
*啥也不说了,你们自己感受吧。

*含有少量mob男性×援交锦户亮的R18描写痴汉大仓忠义自慰的R15描写,请注意避雷

 

文/AD

 

听到隔壁传来的声音,是在某一天的大概深夜两点。
上次被敲墙警告了之后,大仓就了解到了这酒店的墙就像一层纸,干什么都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但他没想到即使这样自己也还是高估了这墙的隔音效果。
隔壁在办事。
人喘息的声音,布料摩擦的声音,床吱嘎吱嘎的声音,就像半夜两点能把一切声音无限放大一样,充斥了大仓的耳道。
他的睡意和尿意一下子全被打散,他坐起来思考这后半夜干什么好,无奈一墙之隔的另一张床...

[仓亮]Shick Hydro

*大仓忠义×锦户亮
*大仓忠义生日快乐
*OOC!!!!!!!!!!!!!!!!!!!!!!!!!!!
*连鸡鸡都没露却很黄
*黄,且难看。
    

文/AD
    

“我不喜欢你的胡渣。”一天早上和大仓一起洗漱时,锦户亮突然对他这么说。
“诶——我还以为自己这样很性感呢。”大仓含着牙膏含糊不清地回道。
“我帮你刮胡子吧。”锦户亮爽朗地,用美容院小哥一样的语气说出了大仓忠义难以消化的话。
“哈?”大仓吐掉嘴里的漱口水,“用Shick Hydro?”他感觉锦户亮的眼神不像只是心血来潮,就想拿个不怎...

[仓亮]BLACK BANANA - 00

*大仓忠义×锦户亮
*不要试图理解笔者的标题
*写傻白甜太腻了 我要回归真我
*不一定会写下去 放个一丢丢你们读读看

*含有大仓忠义×mob女性的R15描写mob男性×援交锦户亮的情节锦户亮的粗俗发言,请注意避雷

文/AD

00
这是大仓忠义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对方是高中时就开始暗恋的女同学。
顺便说一下,大仓忠义,男,今年二十九岁。
而对方也已经三十岁了。
大仓忠义多少能够感受到面前这个三十岁的老女人有多恨嫁,尤其是在她偶然在街上遇到才开始在这个城市暂居的大仓,又偶然看见了自己家里来接自己的豪车以后。
当时对方就问大仓要了联系...

[気まずい]TEMPER(上)

*Arsenal×Ace(8uppers)
*没什么好看的也不甜
  
文/AD
  

Eito出现之前,Arsenal过着抽抽烟、喝喝酒、打打枪、杀杀人的清闲生活。
也并不是说和“养孩子”这件事毫无关系——
Ace就是个孩子。
Ace需要照顾,也不知为何让人愿意照顾。除了他本人以外的整个始末屋都承认。
也许是因为Ace就像个自相矛盾的悖论。
他怕麻烦却爱找事。
他抽烟喝酒玩女人还杀人,却又比谁都干净。
他比谁都开朗,又比谁都孤僻。
Eito出现之前,他也过着抽抽烟、喝喝酒、打打架、睡睡觉的清闲生活。

如果家里突然多了个孩子,原来的孩子肯...

[豬鬼]夏日陽炎

于2005年11月17日黃鴻升第一次代班主持娛樂百分百
十年後的2015年11月17留
我的回憶就是我的回憶,我的幻想就是我的幻想。
即使他們如今反目了我也不會刪。
但這個故事不會有後續了。

————————————————————————

*沒有文筆沒有內容裝逼矯情
*雖然有提綱但是沒有後續
*三次元CP,請注意避雷

文/AD
CP/豬鬼

001

夏天總是很熱的,軍隊的夏天尤其如此。正值下午一點,太陽無情地直射下來,在每個新兵的腳下形成一只又矮又胖的影子。剛吃過的午飯幾圈跑下來從汗裏流得一點也不剩。

羅志祥在一旁的樹蔭裏看著這群把“我靠搞屁啊熱死了”和“憑什麼主任可以吹電風扇”寫...

© AD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