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AD。
兴趣使然的写手。
全龄农民。

[気まずい]TEMPER(上)

*Arsenal×Ace(8uppers)
*没什么好看的也不甜
  
文/AD
  

Eito出现之前,Arsenal过着抽抽烟、喝喝酒、打打枪、杀杀人的清闲生活。
也并不是说和“养孩子”这件事毫无关系——
Ace就是个孩子。
Ace需要照顾,也不知为何让人愿意照顾。除了他本人以外的整个始末屋都承认。
也许是因为Ace就像个自相矛盾的悖论。
他怕麻烦却爱找事。
他抽烟喝酒玩女人还杀人,却又比谁都干净。
他比谁都开朗,又比谁都孤僻。
Eito出现之前,他也过着抽抽烟、喝喝酒、打打架、睡睡觉的清闲生活。

如果家里突然多了个孩子,原来的孩子肯定会不开心。
Ace不开心。
其实Arsenal的不开心有一部分是因为Ace。
讨厌小孩是事实,也的确怕麻烦,但Arsenal确实有想和Ace站在统一战线的私心。
再进一步想,在Ace不得不从被宠着的变成照顾别人的时候,依旧陪在他身边的自己,似乎就有了点独一无二的意思。
Arsenal对这份独一无二渴望极了。
究其原因,Arsenal自知对Ace有着哥哥以上的情感。

“真麻烦啊——”Ace在其他人都在陪Eito玩的时候,拎着一瓶酒,靠着Arsenal和他挤在了同一张小沙发上。
Arsenal“哼——”地应了一声,表示出一定程度的认同。
Ace直接对着瓶口咕嘟猛灌了一大口,却一不小心呛到咳嗽了两下,然后又喝了一口递给Arsenal。
“用杯子喝啊你。”Arsenal没接,依旧埋头擦枪。
“让Johnny多洗一个杯子他都嫌麻烦。不愧是养小孩的娘炮。”
Arsenal扭头用“你嘴怎么这么臭”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他回以一个“我嘴就是这么臭”的眼神,又猛灌了一口酒。
Arsenal看着表情咬牙切齿的Ace,突然觉得自己就这样安定地看着这些就行了。

就算面对Ace对Eito的强烈厌恶,Arsenal对Eito其实什么特别的想法也没有。
但他却看出来这个孩子其实严重地打乱了Ace的节奏。表面上依然我行我素的Ace因为自己是个异类这件事而恐慌着。
在孩子的思维里妥协了就是认输了,所以Ace依旧倔强地排斥着Eito。
虽然和别的成员方向不一样,但Ace确实在被Eito改变着。
闹别扭的孩子总有一天会坦率起来,家里的两个孩子也早晚都能玩在一起的。Arsenal非常清楚。
所以他把Ace的矛盾看在眼里,甚至打算做个好人把Ace往Eito那里推一把。为了Ace就是为了自己,他深明大义地并没打算享受这份独一无二多久。

但当Ace在酒吧里跟那个壮汉打起来的时候,Arsenal惊觉自己其实是高兴的。

Ace把背心脱掉,摆起架子的那一刻,Arsenal就觉得这才是Ace。
这才是Ace。
为了儿女情长烦恼实在是作为Ace最可怜的事。他知道Ace会被打得很惨,但他还是希望Ace出拳。
打一架就什么都忘记了。
Arsenal其实还是想独占。

不出Arsenal所料,喝醉了的Ace根本没考虑战术也没考虑体格差距。第一拳就使出了全身力气,被闪过以后失去了重心,然后用正脸吃了对方扎扎实实的一拳。一半是因为喝醉了一半是被打昏了,他就地睡死过去。
虽然那一架是Arsenal希望发生的,但心疼还是照样心疼。
地板很凉,但一直以来在Ace面前保有着的微妙的矜持阻止了他把Ace搬回楼上卧室,于是他退而求其次,帮Ace穿上了衣服,然后准备了冰袋,在Ace醒来前一直在旁边看着Ace。
他看见Ace身上的淤青,凌乱的头发和从来没系过鞋带的破旧帆布鞋,却感到异常的满足和欣慰
——这才是Ace。他想。
我这样还算什么哥哥啊,他又讽刺地想。

后来Ace醒了,花了一段时间才经由一身酸痛的肌肉的提醒回忆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
Arsenal走到他旁边蹲下,把自己嘴里的香烟插进他嘴里,然后有点狡猾地做了个安抚的眼神。
仿佛一切都在他计算之中。
可是他想传达的信息好像并没有被Ace理解,Ace的眼神还跟昨晚之前一样矛盾。
突然Ace就爬了起来,他把烟掐灭还给Arsenal,走到Eito面前蹲下。
Arsenal看着Ace。
Ace看着Eito。
Ace用Arsenal从来没见过的眼神看着Eito。
Arsenal突然觉得自己第一次读不懂Ace 了。

等Aresenal出门回来的时候,他看见Ace正在逗Eito玩。
Arsenal看见Ace发出着愚蠢的象声词:“啪咔!开了哦你看!”,脸上充满愚蠢的谄媚的笑。
仰着头用鼻孔看人的不可一世的Ace,现在正趴在地上低着头用尽全身力气讨好一个愚蠢的婴儿。
这不是Ace。
Arsenal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他太过震惊甚至笑了出来。
“你在干嘛啊?”Arsenal能想到的只有这么问了。
“今天是我当班啊。”Ace理所当然地说。好像之前建立起的“我们俩一起讨厌这个小孩”的默契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在Arsenal反应过来之前,Eito哭了起来。
“你看又麻烦起来了吧!还不明白吗Ace,小孩只会是你的累赘!”Arsenal多想这么说。
“Eito在的时候别吸烟啊!”Ace却直接把Eito哭的原因归结到了Arsenal身上。

这不是Ace。

Arsenal逃离了那个房间。
Arsenal第一次感觉到了对Eito强烈的厌恶。他想拔枪轰了那个死小孩。
从最初开始就一直站在这里,站在你身边的,明明就是我吧。
从最初开始就在的我,却要被训说“Eito在的时候不能吸烟”。
时间状语比起“Eito在的时候”,怎么想也更应该是“Arsenal在的时候”吧。
Arsenal感受到了强烈的被背叛的感觉。
他无法理解Ace,他无法原谅Eito。
他久违地生气了。

【TBC】

*完食感谢
*想写得深沉一点但是装逼失败了
*不会BE的

评论(3)
热度(32)

© AD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