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AD。
兴趣使然的写手。
全龄农民。

[仓亮]Shick Hydro

*大仓忠义×锦户亮
*大仓忠义生日快乐
*OOC!!!!!!!!!!!!!!!!!!!!!!!!!!!
*连鸡鸡都没露却很黄
*黄,且难看。
    

文/AD
    

“我不喜欢你的胡渣。”一天早上和大仓一起洗漱时,锦户亮突然对他这么说。
“诶——我还以为自己这样很性感呢。”大仓含着牙膏含糊不清地回道。
“我帮你刮胡子吧。”锦户亮爽朗地,用美容院小哥一样的语气说出了大仓忠义难以消化的话。
“哈?”大仓吐掉嘴里的漱口水,“用Shick Hydro?”他感觉锦户亮的眼神不像只是心血来潮,就想拿个不怎么好笑的冷笑话糊弄过去。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哦。”
锦户亮拎起放着刮胡刀的瓷缸朝着浴缸抬了抬下巴:“坐进去。”
“诶?在浴缸里?话说,真的要帮我刮啊?”大仓犹豫着,最终还是坐进了浴缸里。
锦户亮也跨进浴缸,把瓷缸放在大仓头顶上的架子上,并且顺势就骑在了大仓身上。
大仓突然就明白了锦户亮的真正意图,整个人往上坐了一点腾出位置让锦户亮更加扎实地坐在自己身上,同时咽了咽口水。
注意到大仓的小动作,锦户亮偷笑着却真的抓过了剃须泡沫挤在自己手上。
……我靠真的是刮胡子啊?!??
大仓身上压着一个人的重量,两只手只能勉强紧紧扒住浴缸的边缘。于是他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锦户亮把剃须泡沫往自己脸上涂,暗讽着他的自作多情。
锦户亮故意把脸凑到大仓面前,好像不靠得这么近就看不清似的。锦户亮的揉搓经过那层泡沫的过滤就好像是抚摸一样,他的脸就在面前,大仓忠义不产生一点非分之想都愧为男人。
可惜锦户亮的目光始终都在他嘴周围留转,连个让他用眼神传达一下欲望的机会都不给。
涂完泡沫,锦户亮直起身体,从瓷缸里抽出剃须刀,俯视着大仓第一次露出了笑容:“那么,来刮胡子吧。”
他把身体往前挪,刚好坐到了关键部位。大仓胯下一紧猛地抬头,却发现锦户亮饶有兴趣地在观察自己的表情。
他故意的。
锦户亮又俯下身体,可以把自己和大仓裸着的上半身贴在一起。
“别乱动哦。”锦户亮举起刀片,大仓已经分不清让自己战栗的究竟是刀片的寒光还是锦户亮眼睛里闪着的狡黠。
从大仓右侧的下颌开始,他感觉到冰冷的刀片贴上了自己的皮肤。
锦户亮故意移动得很慢,似乎是小心翼翼的样子却让大仓觉得更加可怕。到了接近下巴的地方,锦户亮突然一刮,刀片擦着大仓的下巴咻地带着泡沫离开了他的脸。
大仓还没来得及调整一下自己已经僵硬的姿势,锦户亮又再一次把刀片贴上了他左边的下颌。
一模一样的动作重复了一遍,大仓心里的焦急却翻了一倍。锦户亮注意到大仓的全副精神都集中在了刮胡子的不安上,于是故意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坐在大仓裆间的屁股扭动了两下。
一经锦户亮的提醒,大仓的胯下又是一紧——这边的问题还没解决呢。
看到大仓表情骤变,锦户亮又被勾起了兴致,故意变本加厉地扭动着腰。隔着裤子迟钝的刺激和被挤压在狭小空间无法释放里的压迫感让大仓格外的兴奋,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然后看见锦户亮又举着刀片靠近了他的脸。
接下来的每一秒都跟视频网站的广告一样长,大仓忠义一动也不动,一动也不敢动地接受着锦户亮的优质服务。
到了最后一刮就能结束的时候,锦户亮又停住了。
幹!就剩一刀了!你给我赶快刮完赶快让我脱裤子啊!
大仓无论是腹肌、手臂、胯下还是理智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锦户亮却在这loading 99%的时刻停住了。
“舒服吗?”锦户亮双手抱胸。
“……嗯”大仓忠义艰难地发出一个音节。
“真不愧是我代言的剃须刀啊——”锦户亮用手指划过大仓已经光滑的皮肤,“没有胡子顺眼多了。”
“……你快点啦。”
“嗯?”
“叫你快一点啦!!”

在锦户亮最后一次把刀片贴上他的脸的时候,他惊讶这把刀居然这么烫。
锦户亮把铁质的剃须刀丢进瓷质的缸里,发出“叮咚”一声。
玩够了的锦户亮开心地笑着,一脸的任君摆布。

“叮咚”。

宣告着大仓忠义理智的断裂。
   
   
 【END】

*完食感谢
*也太难懂了 我的苏点(跪
*我最终还是忘了在生日当天po出来,太有出息了
*想试着写写看小学生也能读的黄文(然后我失败了)
*所以才停在了这里,懂了吗,我的用心良苦

评论(5)
热度(48)

© AD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