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AD。
兴趣使然的写手。
全龄农民。

[仓亮]自己的恋人是智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大仓忠义×锦户亮
*知乎体
*厕所读物,千万不要认真
*不好笑
 
 
文/AD
 
 
Q:自己的恋人是智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秋葵炒饭

最近经常被恋人说是个智障,我很在意他到底是什么感受。

---------------------------------------------------------------

Boy of Sea-LGBT情感专家

谢邀。
“BOS聚聚到底是不是单身?”这样的帖子知乎上也有不少了。
正好借这个机会说一下,我不是单身。
既然题主问了,又有人邀请,我就来讲几个我的故事。
先说说我在大学时期是怎么跟这个智障(以下简称T)勾搭在一起的。

看我平时待人接物的温和态度,你们一定很容易认为是我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对身边的弱智进行哲学关怀。
然而其实不是这回事,当时我身边的弱智太多了,一个一个送关怀的话,学生党也实在是没有钱天天买肾宝喝。
那么T是如何从身边一脑更比一脑残的弱智群体中脱颖而出的呢。
牙败,说的好像我是在从弱智里挑最弱智的一样了。
虽然结果就是这样。

第一次见面是在大二那年,我在学校食堂吃晚饭。
打饭的时候他排在我前面,拿了两个铁盘都堆得山高,结果最后饭卡里少一毛钱。
我抬头一看,我去这张脸,那是相当的英俊。
看见这张脸以后,颜控的我心想,他这是帮朋友买饭,多好(看)的一个小学弟,不就是一顿饭钱吗,还能顺便交个(好看的)朋友,哥哥出了!
于是他就理所当然地邀请我去跟他一块儿坐。我的脸你们看过的,在食堂坐位旁边有一个我,简直等于掌握了我院的撩菜神器啊。兄弟你还挺机灵。
于是我和他一起吃起了饭。他不停地和我搭话,谈话的内容很有趣,我是从他的表情上判断的。他嘴里含满了食物我听不清他在说啥,可是他的表情实在是太坦诚而坚定了,途中我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在用摩尔斯电码往我英俊的脸上喷渣子然而我没有慧根读不出来。
中途他还时不时从朋友的盘儿里夹点东西来吃。小伙子还挺调皮。
只是左等右等都不见朋友来,而且他的咬合肌收缩也是频率惊奇,眼看他都吃完了自己的盘我才吃了一半,于是他开始吃起另一个盘来。
他这是顾虑我的感受吗。
我突然有几分感动。
然后他在等我的途中chua chua chua把朋友那盘儿也吃完了。
“今天有点儿买少了啊,算了回寝室啃面包吧。同学,走吧!”
哦,不是帮朋友买的啊。
话说回来,他刚叫我同学,原来是学长啊。
所以我到底是为什么帮他付了饭钱?

这个故事还没完。
第二天中午他居然在食堂门口等我。
“同学你好!我是大一计算机系的T!昨天自我介绍都忘记了!”
大一计算机系?!?!所以说是我的直属学弟?!?!?!见到学长还不快跪下!!同学岂是你能随便乱叫的?!!!
但学长要有学长的风度。
“你好,大二计算机系,BOS。”
“啊原来是学长啊!我昨天还以为是学弟呢!”
不是,你大一,哪来的学弟啊。
“因为矮矮的看上去很小啊❤”
哎我去这小傻逼真是一再戳我的雷点。我堂堂工程院撩菜王BOS,谁不知道我身高不能提,偏偏被你个猢狲说出来,区区一个180,很嚣张嘛!
看见这里有两个盖世美少年之间气氛不对,周围的群众也渐渐围了过来。
“修罗啦?是不是修罗啦?谁和谁??”
“BOS又乱把人家女朋友啦??”
“BOS旁边那人谁?挺帅的嘛。”
然而那小傻逼居然完全不自知。
“前辈!昨天晚上受你照顾了,我过得很开心!”他鞠躬递出一个小纸包。
卧槽你瞎说啥呢!!群众的呼声都开始不对了啊!!
“哇BOS连男人也不放过啊!”
“我早就觉得他有那种倾向了!”
不能再让这个人在我的撩菜之路上使绊子了,我这样还怎么混社会。我扯着他的胳膊就往食堂里拖。
结果一不小心他手里的小纸包啪嗵掉在了地上,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
哦,原来是我帮他付的饭钱。
整整二十三块六毛五。
人群炸了。
“居然还是有偿的?!!”
“BOS一晚才二十几块?!我也想买了。”
那之后崩溃的我究竟对人群说了什么,我已经强制性失忆了。
总之从那以后我每次吃饭都和他一起。
不是危机中萌芽的爱情。
是再也没有别人,同性也好异性也好,愿意和我一起吃饭了。

再来说说这个傻缺是怎么告的白。
当时他专门找他关系很好的学长商量了一下,求那个设计系的学长帮忙画了很大的看板,做了STK一样的塞满了我的照片的视频,还3D打印了个我的公仔。
这一切都挺好的。
除了那个学长是我的室友。
说实话当我看到我的室友没日没夜地在写字台前画(我的名字)酱LOVE❤的大字报的时候,我深深地动摇了。
他明明一直跟我说自己虽然看上去很给但其实是个直男的。
看到(T的名字)L❤VE(我的名字)后我更加动摇了。
我虽然是个不分性别的颜控,但当时还是自认相当宇直的。
于是在对方准备的期间我也起草了一份万全的拒绝辞,而且还是参考着对方的PLAN写出来的。
知己知彼。
然而我还是高估了他。
他埋伏在我宿舍里吓我,虽然我打算拒绝他的告白但还是温柔地作出了相应的反应。然后他高举大字报,忘记了台词。
我靠小哥你还能不能行了。
说你被可爱的我所吸引啊!说你觉得我生气的样子很可爱啊!!说你知道我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啊!!!说你想一生和我一起吃饭啊!!!!
说你爱我!!!!!!!
过了10分钟他也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有多年摆拍经验的本池面做出的惊吓表情都僵了。然而敌不动我不动,我是不会提前说出我的台词的。
这时我的室友(也是个智障)突然冲进来欢笑着拉响了拉炮。起完啵一个啵一个的哄突然发现现在不是告白成功的气氛,悄悄地出了寝室。
只见T被他举着牌子的,伸得笔笔直的两条大肉手臂夹着的圆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难看,简直像是要哭出来一样挤成了一团。
于是我立刻乱了阵脚,对方不按常理出牌我的杀招也使不出来啊。
因为我的拒绝辞说不出来,所以我没能拒绝他。
我们就这样交往了。
艹。

最后说说我是怎么被(?)他拐上床的。
讲起这个故事就不得不提一下在当中起了决定性作用的我的室友Y。
一天晚上他偷偷拉起窗帘,悄悄把我拉到他床上说我给你看个东西。
你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吧。
不怕,哥哥教你。
BOS酱,你把邮箱给我,我发点教程给你。
你明明一直跟我说自己虽然看上去很给但其实是个直男的???
Attachment - Billy Herrington.bt
……当时提样图森破的我真的看了。
也确实开启了20年直男生涯以外的新大门。
但是Y啊,你还是拿衣服。
GV和教程我还是分的出的OK我又不是智障。

后来T把我叫去他宿舍,还专门反复跟我说了他室友今天晚上不在。
我撩了这么多年的菜,这点暗示还是听得出的。
“BOS酱,我其实还专门看了教程……”
哈哈,不需要了啦,乖乖把腿打开交给葛格啦。
C'mon baby! 我会很温柔的!
他说,那你稍微等一下。
哎唷底迪害羞了,没事的啦,痛一下就过了啦❤
他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箱子。
里面放着口塞,麻绳,鞭子,蜡烛,和脚铐。
我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也是第一次,不知道怎么办,总之就按教程里有的东西买了……”
我知道你他妈哪来的教程了。
还真他妈有分不出GV和教程的智障。
之后我花了半个小时跟他解释,你被Y骗了,那不是比利海灵顿拍的教程,也不是Y拍的,不是的他不是想害我们,正常的做爱不是这样的,你的道具不需要。
……那我们还做吗?
不能对不起你那被你赶去图书馆通宵的室友!做!必须做!
我说着解开了皮带,我回想起自己撩过的那些软妹,我邪魅一笑,按住T的手腕,向下用…………力………………
日,这人力气也太他妈大了。
我退而求其次,将全身的重量压在了他身上他倒在了床上,我拼命展开双臂,真的,测臂展的时候都没这么拼命,才勉勉强强压住他的手,然后发现我自以为跨在他身旁的两条腿其实跪在他大腿上。
现在我算是知道本来该往脑里长的营养都长去哪儿了。
他轻轻松松把我掀回床上。
我放弃了思考。
“爷爷我器大活好,没能被我操到是你的损失你知不知道!”
就这样,一代撩菜帝王BOS,被一个智障的DT……。

以上。今天也是关爱弱智儿童的一天。
 
 
最后,同人本相关事宜我已经授权给Y了,你们就别来问了。

最后的最后,我看题主你的ID十分顺眼,给你几个建议。
1.问这种问题还是匿名比较好
2.不要用我的电脑
3.即使用了也把历史记录删掉,智障。

【END】

*完食感谢
*再说一遍,不要认真

评论(23)
热度(190)

© ADrad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