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AD。
兴趣使然的写手。
全龄农民。

[気まずい]Brutal Affections

来自 @明野Umbra   的点梗


*Ace×Arsenal(8uppers)

*一篇针锋相对的(?)流水账

*原创角色的第二人称视角


文/AD


当你看到眼前的那双没系鞋带的(原本大概是)白色的帆布鞋,拖着地,一跳一跳地向你靠近时,你知道这走路的方式一定是Ace,于是你把匍匐在巨大的乌木办公桌下的身体又往里缩了一点。

那双鞋绕过了办公桌,顺手抄起了桌上一点什么而没有发现你。

“哦哟Toppo的DS在这。”

你听见了游戏机打开的声音。

“他人在哪,我要把他存档删掉。”

然后你看到那双鞋走到沙发跟前,扑通一声重重地...

[気まずい]TEMPER(中)

*Arsenal×Ace(8uppers)

*继续填不知道哪年的老坑 上一章→  TEMPER(上)

*装逼失败写出了少女Arsenal和心智发育不完全Ace 请避雷

 

文/AD

 

 

那之后Arsenal连着好几个星期都没怎么和Ace说话。

Ace的作息和思维本来就异于常人,要不是自己千方百计配合着他,不露痕迹地寻求相处的机会,哪怕共处一个屋檐下好几天不见也是正常的事。

何况他现在完全不知道怎么面对Ace。

不就是几个星期不说话嘛,不就是他去陪Eito玩不陪我玩了嘛,大老爷们的还非得天天腻在一起?...

[気まずい]TEMPER(上)

*Arsenal×Ace(8uppers)
*没什么好看的也不甜
  
文/AD
  

Eito出现之前,Arsenal过着抽抽烟、喝喝酒、打打枪、杀杀人的清闲生活。
也并不是说和“养孩子”这件事毫无关系——
Ace就是个孩子。
Ace需要照顾,也不知为何让人愿意照顾。除了他本人以外的整个始末屋都承认。
也许是因为Ace就像个自相矛盾的悖论。
他怕麻烦却爱找事。
他抽烟喝酒玩女人还杀人,却又比谁都干净。
他比谁都开朗,又比谁都孤僻。
Eito出现之前,他也过着抽抽烟、喝喝酒、打打架、睡睡觉的清闲生活。

如果家里突然多了个孩子,原来的孩子肯...

© ADradox | Powered by LOFTER